黄石商标闲置多 呼唤交易平台

发表时间:2010-06-01内容来源:黄石日报

企业改制破产
造成商标闲置
   
  注册商标既是一种法律资源,也是一笔无形财富,如果锁在抽屉不用,就形同一张废纸。据了解,目前我市有四成商标被闲置,从注册主体上看,企业和个人各占五成。
  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入推进,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市一大批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由于经济转轨、重组、改制、企业不景气及破产等因素,使得原来的商标处于闲置状态,从而致使企业的无形资产随着时间自行流失。有的因彻底找不到主体而处于荒废状态,有的几经辗转易主而闲置。
  创立于上世纪60年代初的黄石卫材厂拥有“燕舞”牌膏剂,最辉煌时有七八百名职工,90年代中期,由于国家政策性方面的原因,卫材厂开始走向没落,一度连续4个月发不出工资。在国家对药品实施GMP改造时,企业更是一筹莫展。为解决职工吃饭问题,企业作出对内承包、分块搞活的决策,和厂房、设备等一样,“燕舞”商标这一无形资产也被承包者无偿使用。3月27日,在一位热心老市民的指点下,记者七弯八拐来到卫材厂。厂子早已停止生产,只留下3名留守人员。据留守的政工科叶科长介绍,黄石卫材厂已宣布破产,“燕舞”这一商标的目前使用者是黄石卫材药业公司。但在走访过程中,许多老市民反映,最近几年市场上很难看见“燕舞”牌麝香风湿膏,取而代之的是上山虎、下马威。
  据黄石港工商所李副所长介绍,仅黄石港辖区内,就有13家企业的30个商标因企业破产、32家企业的41个商标因查无下落而处于荒废阶段。

自然人待价而沽
导致商标闲置
   
  市工商局商广科科长秘红介绍,我市闲置商标中,从商标注册主体看,企业和自然人各占五成,而自然人注册商标,绝大多数不是以生产为目的。
  2001年修订后的新《商标法》规定,商标可以以个人的名义申请注册,商标权人还可以对持有的商标进行自由转让和变更。该法律的出台,让我市一些具有投资眼光、敢于冒风险的人把它当成一种时尚投资方式。据了解,我市著名摄影家刘泉因手头持有200多枚商标而被工商部门誉为黄石注标第一人。
  刘泉的商标意识最早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其摄影公司的成立。“我的公司品牌如果不注册加以保护,可以想见,公司在不久的将来,也将会重蹈武汉、黄石‘艳阳天大酒店’商标名称之争。可以说,新《商标法》的出台让我看到了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刘泉如是说。2005年3月,全国“两会”刚刚召开,“和谐”顿时成为全国热门词。就这样,“和谐”成为刘泉向国家商标局申请的第一个商标。社会上关注民工问题,刘泉遂申请注册“民功”(谐“民工”),两年多来,以社会流行语、热门词、关键词为主要内容,刘泉先后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了200多件商标,这些商标涉及服装鞋帽、饮料等种类。
  “截至目前,我手中的200多件商标仍处在审批阶段,有100件成功标注就相当不错了。而100件商标中,真正能够实现价值的大概在10件左右。其余的90件只能暂时闲置待价而沽了。”刘泉说。
  “事实上,在我市,以个人名义向国家商标局标注商标的肯定不止刘泉一人。保守地估计,全黄石闲置商标中,大概有一半掌握在个人手中。”秘红说。

寻访“百青”                      
    “百青”,一个有着21年历史的药品类商标,曾经成就了黄石第三制药厂的辉煌,如今,静静地躺在飞云制药有限公司的某一个角落等待着命运的下一个安排。
    1985年,原黄石制药厂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百青”商标。就在一年多的漫长等待中,次年11月,商标终于注册成功,制药厂却一分为三。按照“分家”时的协议,“百青”牌商标归飞云制药有限公司的前身黄石第三制药厂使用,这一转让很快得到了国家商标局的批准。在接下来的5年多时间里,“百青”牌羟喜树碱注射液等产品渐渐地在省内外颇有点名气。
    1992年,企业成功改制为黄石飞云制药有限公司。“‘飞云制药’成立之初,并没有注册商标。根据《合资经营合同书》的规定,在合资经营期间,黄石飞云制药有限公司仍沿用“百青”牌商标。”飞云制药公司党办马主任介绍道。
    “一方面继续沿用‘百青’商标,一方面积极争取注册一个更能与自己企业名称相贴近的商标名称”成为飞云制药管理层的共识。很快,飞云公司成功注册了7件全部与“飞云”有关的图形、文字商标,并将“飞云”商标贴到产品上。由于新商标设计新颖、立意巧妙,“飞云”逐渐取代了“百青”在市场中的地位。随之而来的是,“百青”日益在市民视线中消失。
    马主任坦言,飞云公司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使用“百青”这一商标了。在该公司的宣传便笺上,包括羟喜树碱注射液、紫杉醇注射液等5种主要产品都无一例外地打着“飞云”商标。“不过,‘百青’仍是我们公司现存的8个商标之一。2005年,公司还为‘百青’办了续展呢。”马主任介绍道。
    在被问及“百青”这么多年没有被利用起来,是否意味着该商标是闲置商标时,马主任立刻予以否定。他说,“百青”商标露面不多,并不代表公司放弃对“百青”的合法使用权,公司只是将其作为防御性商标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早在2001年,省工商局商标处负责人曾带一名老板来到飞云公司,欲以高价购买“百青”商标,被飞云公司高层婉言谢绝。“一个企业只有一个商标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只是将‘百青’作为后备商标。现在申请注册一个新商标周期太长,而且难以申请成功。而定期续展手续要简便得多,且只需要花费数百元即可。因此,‘百青’品牌,我们坚决不会卖。我们会一直坚持为她续展下去。”
    和全市许多同类商标一样,落寞的“百青”仍在期待着下一个辉煌。

闲置商标蕴藏商机
  随着商标越来越被社会和市场重视,许多大型商场、超市对进场商品都要求有注册商标,由于商标申请周期长,商标正成为一种稀缺资源。
  在这种背景下,大量闲置商标开始显现出商机。
  据市工商局商广科谈华介绍,全国所有的商标注册都要通过国家商标局的审批,一般而言,从申请注册起,考虑不重名等因素,整个注册过程需经过查询、公告、审批等三个阶段,历时差不多要18个月。
  由于没有注册商标就不能生产,因此,在许多企业主看来,与其用一年半的漫长时间等待一个不知能否拿到商标注册证的商标,还不如用这些时间去提高产品质量、打市场、创品牌。虽然购买一个商标比申请一个商标费用要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但这毕竟可解燃眉之急,并且买来就可以用,省去查询、申请、审查、核准等一系列程序,节省时间,提高了经济效益。
  从商标权人方面来看,商标没有投入使用,就是“死”商标,这种商标是毫无价值的。据了解,注册一件商标的成本至少要2000元。而在市场上,转让一件商标,少则3-5万元,多则上十万元。刘泉乐观地分析道,他向国家商标局标注的商标,只要能成功转让出10件,他不仅可以收回200件标注商标的投入成本并还可赚一笔。
  事实上,以个名义标注商标的,刘泉算是赶上了末班车。据了解,今年春节前后,国家商标局对个人注册商标有新规,即自然人不得注册与经营范围无关的商标。也就是说,刘泉们注册的商标也将因国家政策的调整,身价有可能扶摇直上。

黄石呼唤商标交易平台
  有关人士介绍,在闲置商标无法被原有企业重新启用的情况下,许可使用和转让不失为两种能使其生存下去的更好途径。商标的许可使用,就是通常所说的“商标出租”。一般是在商标有效期内,与被许可方签订“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或者协议)”,双方约定价格,并到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备案,以对抗侵权行为。另一个途径就是人们熟知的商标转让。随着国内大量“商标超市”的建立,转让这种方式慢慢被接受,从全国范围来看,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
  然而,放眼黄石,要将闲置商标盘活,缺乏实现途径的载体。截至目前,黄石没有一家商标事务所。这对于闲置商标持有企业(人)而言,是一大憾事。以刘泉为例,他的200多件商标批文还没下来,武汉华中商标事务所就主动与之取得联系,目前,刘泉的商标全部挂在华中商标事务所的网站了。不仅如此,刘泉还通过北京等地的代理机构发布商标信息。据了解,我市商标持有主体如果想盘活手中闲置商标,主要通过两种方法实现:一是通过民间的方式转让,但苦于没有信息,民间转让难成气候。一种是将商标交到市工商局,由市工商局委托省有关部门进行转让。
  而在北京、上海、广州、福州等城市,商标事务所的业务可涉及代理注册商标、商标变更申请、商标转让申请、商标续展等。建立和培育商标转让市场,让闲置商标死而复生。通过搭建商标交易平台,组织商标代理机构,开展商标的转让、许可、交易等业务;开辟商标交易网站,建立商标超市,进行横向合作,以组织更多的闲置商标供用户选择,引导和帮助企业通过转让、许可、投资入股等方式,实现交易双方“共赢”。

城市圈九城联手盘商标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是《商标法》的执法机关,应全方位地参与商标管理,为企业服务。在被问及“拯救闲置商标,工商部门应如何作为时”,市工商局商广科科长秘红坦言,他们目前的大部分精力都倾注到了注册商标的发展及案件的查处上,而没有更多地把精力倾注到如何帮助企业争创名牌,让企业商标增值,致使部分企业的商标被处于闲置状态。
  秘红介绍,为盘活闲置商标,湖北省工商局把“搭建闲置商标和企业需要之间的桥梁,盘活闲置商标”列为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开展“拯救沉睡商标行动”。
  目前,作为“拯救沉睡商标行动”的重头戏之一的《武汉城市圈盘活闲置商标实施方案》已出台,“1+8”城市圈圈内工商部门将把收集的闲置商标基本资料录入信息平台,对已交易的闲置商标和新增的闲置商标及时更新,并提供查询服务,联手促进闲置商标合法交易。

■资料链接                       
   
深圳:首创设立商标保护预警及服务系统
  对于商标到期未续展的,系统及时向其预警,发出办理商标续展申请提示。据统计,该系统运行一年多来,共发出预警及应对通知1000多份,有600多家企业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目前,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委托该系统对其商标进行定期的监测预警。
   
  上海:创立商标交易运作平台
  为急需商标开拓市场的企业与愿意有偿转让闲置商标的企业搭建了桥梁。该平台今后的发展方向是吸引国内外商标中介机构的进驻,以推动商标国内、国际间业务交流,形成不分国界的商标服务产业链,从而为上海大力培养自创商标,吸引更多的国内外高知名度商标云集上海,逐步建立以商标为龙头的研发中心、商标管理和品牌输出中心、市场营销中心和商标资产运作中心。
   
  南京:建商标超市
  南京金大商标事务所的商标超市共有几千件国内外商标供客户挑选,为一些急需商标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了展示商标和选择购买商标的平台,同时也给一些拥有闲置商标的企业和个人转让出售提供服务。 

内容导航

    • 鄂东商标专利网资讯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共有 位CH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