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职业注标人投机商标市场

发表时间:2010-05-16内容来源:中国商报


    近日,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表示,2008年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达到近70万件,已连续7年居世界第一位。

   “湖北商标第一人”拿出百万元家产抢注了200多个商标,他目前已经注册了“开门红”、“皆是缘”、“相见欢”、“今世缘”等15类共168个商标。实际上,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已经有一批人纷纷出招试图盘活闲置商标资源。
  “湖北商标第一人”拿出百万元家产抢注了200多个商标,却连续数年未卖出一个。近6年来,他注册了“开门红”、“皆是缘”、“相见欢”、“今世缘”等15类共168个商标。对于这些从流行元素、古典诗词中千挑百选出的商标,待价而沽,价格从28.8万元至288万元不等。
  商标具有较高的市场价值,但由于一直缺少交易平台,闲置商标长期找不到出路,许多企业仍舍近求远地申请新商标。
  实际上,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已经有一批人出招试图盘活闲置商标资源:上海创立商标交易运作平台、浙江举行商标资源交易展示会、南京运作商标超市应运而生。

囤积商标价值百万

  近6年来,刘泉拿出百万元家产抢注了200多个商标,却连续数年未卖出一个。6年后的今天,这位“湖北商标第一人”面临倾家荡产之境。
  刘泉不讳谈自己毫无进账、资金链断裂、商标一个都没卖出去的绝望处境。2004年,刘泉对摄影兴趣索然后,将目光投向一个全新的领域。当时,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不少企业、景区因为商标被抢注最后导致官司不断。而河南一个抢注商标发家者更是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
  “我当时有两个目标,一是成功抢注商标,二是进入北京。”刘泉6月9日说。“抢注商标是基于一个认识:汉字中的好词与土地一样,这个资源是十分有限的。抢注后不仅会促使全社会提高商标意识,而且自己还可以获得一定的利润。至于进入北京,是希望能抢占注册商标的制高点,而且为儿子以后在北京发展铺路。”
  很快,刘泉将妻子派到北京去常驻,自己则是北京、黄石两边跑。此后,他从国家商标部门拿到了注册批复:“论坛”、“回味”、“和谐”等商标成功注册。
  然而,让刘泉失望的是,迄今为止这些商标无一被卖出。
  刘泉在黄石,他的妻子在北京,两人一同坚持在等待商标被卖出的征途上,可现实状况用刘泉的话形容是“腹背受敌”,北京那边跟黄石这边一样毫无进展。刘泉是笑着说这些话的,但任何人听着,都会不由为他升起一股紧张和唏嘘之感。连吃饭有时候都成问题,小儿子在黄石读高二,中午回家吃饭,刘泉每天得在儿子回来之前把饭做好,一盘青豆炒鸡蛋是今天的菜单。17岁的儿子向刘泉说,学校得交钱办公交卡,有卡的话坐公交车是5毛钱,没卡就是1块钱。刘泉在接受采访时曾描述当前的生活状态是“朝不保夕、生活艰难”,“爱人觉得压力太大经常哭,我总是鼓励她要坚持。儿子学校里要交钱时,我总是跟老师说缓一段时间再交,房租也是一缓再缓。所幸有很多亲戚朋友在帮忙,我的兄弟姐妹经常带些米、菜过来,朋友们也经常接济我。”
  抢注商标高价出售获利这一模式并不新鲜。刘泉并非有此商业眼光的第一人。然而,即便放眼全国,耗费百万原家产注册商标待价而沽者实属凤毛麟角。而六年未卖出一件商标依然苦苦支撑的,全国范围内恐怕也只有刘泉一人而已。刘泉也在不停地想很多的办法改变自己手中的商标有价无市的现状,但决不是降价销售。刘泉坚持认为,黄石企业的商标意识淡漠,市场还未培育成熟,是造成目前他的商标无人问津的原因,因此他更愿意放眼于全国市场甚至全球,“特别是外国企业到中国来后,必须有中国商标,那么我的机会就来了”。刘泉认为,企业在提出商标注册申请后,等待时间通常在2年甚至更长,且可能因商标已被提前注册而驳回,“如果有企业图省事直接来买,到时候我就赚了”。

商标投机的风险

  商标具有较高的市场价值,但由于一直缺少交易平台,闲置商标长期找不到出路,许多企业却仍舍近求远地申请新商标。
  注册商标既是一种法律资源,也是一笔无形财富,如果锁在办公室抽屉里不用,就形同一张废纸。到目前为止,长三角现有注册商标共30余万件,其中三分之一的商标在正常使用,三分之一是企业作为备用和防御性注册的,还有三分之一则处于闲置状态。仅上海一地就有多达2.5万余件商标自注册后被束之高阁,没有发挥它的作用。
  实际上,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已经有一批人出招试图盘活闲置商标资源:上海创立商标交易运作平台、浙江举行商标资源交易展示会、南京运作商标超市应运而生。
  又比如职业注标人刘泉几年前就开始注册商标,而所注册的商标名称大多数来源于他自己捕捉到的流行词语、专业词汇、唐诗宋词等,如“开门红”、“今生今世”、“平常心”、“半日闲”、“相见欢”、“又一村”、“西窗月”等。
  国家出台有关保护商标产权的法规让刘泉兴奋,湖北黄石4万多市场主体仅拥有有效商标1100件的比例更让他感到商标市场的前景大有可为。
  凭着感觉,刘泉已注册了160多个商标,记录着他的奇思妙想。“民功”、“奥京奥”……这些商标的商业价值有多大?他坦承,自己所拥有的商标中有50%是垃圾,但更要把其中的精品卖出好价钱,“开门红”商标他要价100万元,跟他洽谈的老板总共出价10万元,与预期相隔整整10倍。
  对刘泉的行为,北京一位资深无形资产评估师认为,投资商标有一些投机成分,风险也不小。
  这位人士说,注册商标属于无形资产,市场价值不好衡量。很多人手里握有上百枚商标,但谁也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一些急于赢利的人开始“搭便车”,注册和知名商标十分类似的商标,却极有可能在名牌企业前来打假的风暴中一败涂地,“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某知识产权代理公司与某炉具厂共同策划抢注了“周大福”、“美能达”、“林内”等知名品牌,除产生了不良影响外,所申请的商标大多因异议或争议而惨遭撤销注册。同时,被抢注的企业一气之下,联合向国家商标局投诉该公司的缺德代理行为。  
  注册商标的价值不易衡量,商标的注册讲求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核准注册的法律程序错综复杂,商标价值的保护和增值运作讲究策略,不谙其道的商标投资难免到头来只能是“镜花水月”。

无形资产有多大

  有人算了这样一笔账,“注册一个新的商标,最少也要一年半,而转让商标只要二三个月就行了,转让商标的有效期长达10年,是件很合算的事,这对新生企业而言无疑是一条打造自有品牌的捷径。而对于商标的卖家而言,一个商标放着不用一分钱效益也不会产生,但如果转让出去,往往能卖个好价钱,转让费在几万到十几万元之间不等,对于闲置的老字号商标,几百万元的价钱也会有人接盘。”
  湖北黄石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刘显铭认为,如果仅仅是在注册商标后不再投入,只是希望用商标赚钱,在10年前或许可以,但现在的立法已非常严谨,想借此大赚一把已越来越难了。
  他认为,过去有的企业的商标意识不强,直到商标被人抢注后才花重金买回。但近年来随着企业商标意识和法律意识的增强,企业一般会在创立之初注册商标,并事先检索以避免撞车。如今花重金回购商标的案例正在减少。
  但这并不意味着职业注标人苦心培育的商标卖不出好价钱。湖北太圣律师事务所律师敖英姿说,除非是特别好的创意,企业会花重金购买,如果创意一般,企业可能会选择自己去注册商标。
  有业内人士直言不讳地指出,不宜再孤注一掷地盲目注册商标了,在没有进行充分市场调研的情况下盲目投入百万元家产经营商标,风险太大。据介绍,《商标法》规定,商标注册后,如果3年内没有使用,若有人向工商总局提出申请注册此商标,那么原商标就将作废。
  黄石科技行业商会会长陈敬民建议,与其做商标经营服务,不如拓宽业务领域,开展互联网域名注册。即在商标服务的过程中帮企业申请网站域名、电子邮箱等服务。同时整合政府资源、社会资源及市场资源,提升自身品牌,利用工商联、商会等平台向企业宣传商标保护的意识,特别是在金融危机背景下企业应考虑注册商标等战略问题。
  华中商标事务所丰明霞所长表示,职业注标人并不职业,注册商标的市场意识太差,应敏锐地发现市场空白点,然后再有针对性地注册商标。
  由于长期关注商标相关信息,以及对市场的了解,职业注标人刘泉发现,对商标的需求主要集中在江浙等经济发达地区的企业以及准备进驻中国市场的国外企业,它们会更需要这些商标。“那些国外企业进入中国,需要商标,在网上一搜,发现他们想要的商标在我刘泉这里,到那时候我的商标就不愁卖不出去了。”

■相 关

三类受企业青睐的商标


  所谓职业注标人是指一些既不生产也不销售相关产品,也不提供相关服务的人加入到商标注册的行业中来,这些人申请商标注册的目的不是为了标示商品或服务的来源,而是为了通过转让或许可他人使用其商标而从中牟取暴利。
  据一位商标“炒家”透露,现在一个有价值的注册商标交易价格一般为5万元左右,好一点的价格会更高,从十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现在,闲置商标热销似乎已成趋势,但并不是所有的闲置商标都会有企业购买,在所有“待嫁”的商标中有几类商标最受企业青睐。
  业内人士分析,企业愿意购买的闲置商标有三类。首先从闲置商标的类型来说,服装、家电、食品类闲置商标比较走俏;其次是商标需具有较好含义,图形简洁美观,有增值潜力,其中“擦边球”商标最受欢迎;第三就是价格不能太高,5万元以下最好,尽管一些高价商标增值潜力大,但成本太高容易把买方吓跑。不具备上述条件的商标,一般很难卖出。服装、家电类商标之所以抢手,原因在于我国服装、家电业起步较早,一些富有新意的商标几乎被抢注一空,现在要想注册到有市场价值的相关商标十分困难。
  有人形象地把“职业注标人”归纳为三种类别:“老前辈”欲罢不能——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又是企业的经营者,在产品有市场的时候就把重心放在企业上,当产品利润降低,就转而倒卖商标。 “自立门户”提前储藏——他们是企业的现任销售主管,在销售领域观察到什么样的商标可能值钱就去注册,通过商标储备为自己将来另立门户打算。“商标倒爷”乐此不疲——还有一种人以前从事过商标代理,有一定客户关系,慢慢地自己也成了专事商标买卖中介的“商标倒爷”。

内容导航

    • 鄂东商标专利网资讯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共有 位CH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