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拓”知名汽车商标是共有?还是侵权?

发表时间:2010-05-15内容来源:

    2004年8月16日,长安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集团)以商标侵权为由状告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制造公司),要求赔偿奥拓商标侵权损失3000万元。正当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商标侵权案期间,第三人江南机器(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南集团)于2004年10月15日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消奥拓商标申请。江南集团认为自己为奥拓商标做出了巨大贡献,该商标的知名度是其与长安集团“共有拥有、共同开发、共同生产及大力宣传”的结果,应为共有商标,长安集团“未与其他共有人协商”,一家申请注册,属“采取不正当手段的抢注行为”,构成了对其共有权的侵权。奥拓商标是“共有”还是“侵权”成为案件的焦点。到底是“共有”?还是“侵权”呢?只要从争议商标的形成、使用、注册的过程、共有商标的法律特性及商标争议申请人的主体、申请争议时效等方面加以分析,就不难得出正确结论。

    一、在先使用且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具备专有的法律属性
    长安集团,成立于1862年,由清朝大臣李鸿章创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工业企业。现隶属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拥有员工2.8万人,国有资产总额达160亿,拥有一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和一个国家级“汽车工程研究院”。自1984年生产第一辆汽车以来,长安集团已累计向市场投放汽车180余万辆,现已形成年产汽车50万辆、发动机50万台的生产能力。2003年长安集团完成年工业总产值256.9亿,同比增长36.8%;实现年销售收入207亿,同比增长54.5%;产销汽车年突破40万辆。现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汽车行业前四名,世界品牌汽车前20位。目前拥有七大汽车制造企业,即“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长安铃木汽车有限公司”、“南京长安汽车有限公司”、“河北长安胜利汽车有限公司”、“河北长安汽车有限公司”、“长安跨越车辆有限公司”以及两种特种产品制造厂,位于重庆渝北、南京溧水、河北定州的长安工业园也已具规模。长安集团在深交所发行有A、B股,位列中国上市公司50强。长安集团享有极高的美誉度和社会知名度。
1984年开始长安集团(原名长安机器制造厂)相继从日本铃木公司引进SUZUKI、ST90型微型系列汽车生产技术。1988年10月30日双方再次签订合作开发“ALTO”微型轿车协议,1990年8月通过对日方所提资料的转化、吸收、工艺生产,成功试制出第一台样车,10月试制成功了首批24台样车。合作前“ALTO”为铃木公司注册商标,合作后的车型号为“SC7080”(SC为四川长安拼音的第一个字母)。为了与铃木公司“ALTO”商标予以区分,同时急需便于识别的中文商标使用在该微型车上,以便批量生产、销售。长安集团经向全厂征名,最后从众多征名中选中“奥托”标识,含义为“探索汽车奥秘,托起长安明天的太阳”。最后,长安集团领导集体研究确定该汽车商标为“奥拓”,意为“探索奥秘,开拓进取”,“预示着长安将在充满奥秘的汽车产业勇于开拓进取,不断发展壮大。”1991年,长安集团生产的SC7080微型车正式投产并上市销售,这时就已经开始使用“奥拓”商标,并在1991年10月16日的《现代工人报》、《厂长经理报》等报刊及其他方式大量宣传该品牌和商标。到1992年前汽车已在全国市场销售,产品及品牌在全国已具有了较大影响。
    由于当时的长安机器制造厂隶属于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以下简称兵总),加之“奥拓”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因此在此后兵总(包括其下属的各企业)乃至各机关部委文件中,都对SC7080微型车合理使用了“奥拓”标识。1992年12月,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为了加速奥托车的开发进程,主持召开以长安集团(时名长安机器制造厂)为总装厂,以江南机器厂、江北机械厂和秦川机械厂为三个总装点的会议,签定了“长安奥拓汽车技术转让、商标许可使用”协议书,由长安集团免费提供技术给三家总装点,商标许可使用费每台车10元。
    从以上奥拓商标的形成过程可以看出,不论是兵总还是国家各机关部委或江南机器厂,都不是该产品及技术的引进人、开发人,不是“奥拓”商标的创始人和最先使用人。江南集团提起的该商标争议案中,所提交的所有证据材料——兵总(包括其下属的各企业)乃至各机关部委的文件中,提到“奥拓”字样的无一不是1992年以后的文件中,在1991年以前,则只提到了“ALTO”!这一点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正是长安集团与日本铃木公司的合作,才促成了“奥拓”车的问世,正是“奥拓”商标由长安集团独创并率先使用,在全国才具有了较广泛的影响力。“奥拓”商标,凝结了长安集团大量的创新劳动和人力、物资上的巨大付出,蕴涵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无形资产。
    我国商标专有权的确认,实行申请在先原则,通过商标注册,由国家授予商标专有权。根据我国商标法第31条及TRIPS协定第16条的相关规定,世界各国包括我国普遍建立了有条件地保护在先使用商标专有使用权制度,以保护有一定影响的在先使用商标专用权。从长安集团奥拓商标的形成及在先使用的角度上看,该奥拓商标已具有了商标专有、专用的法律属性。

    二、依法申请获得注册的商标,应当享有自有权
    1993年4月22日,长安集团申请注册在12类微型车商品上的奥拓商标,1994年9月21日获得奥拓商标注册证。
1994年12月9日长安集团再次申请注册奥拓商标,1996年10月7日获得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12类的客车、货车、轿车、汽车零配件。
    长安集团的奥拓商标,在先使用、在先申请、在先初步审定、在先注册,属我国商标法第9条、第31条规定的合法在先权利范畴。奥拓商标自1998年被重庆市工商局评为著名商标以来,已连续两届复评获得通过,经统计长安集团累计出售奥拓牌微型汽车达35万辆。长安集团拥有完全的、无可争辩的奥拓商标所有权。
经向湖南省湘潭市工商局调查,从查到的江南集团工商档案了解到,江南集团成立于2002年9月29日,企业性质为国有独资有限公司,一个股东,2004年5月11日获得年检。从江南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产销快迅》中汽车生产企业产销情况统计表看,江南公司没有出产过一辆汽车,没有使用过一次奥拓商标,没有一份广告合同及发票,宣传图片中也没有任何一件表明是江南集团的广告或活动。江南集团没有条件和可能在先使用、在先注册奥拓商标,甚至连一般使用的证据也没有。可以断定,奥拓商标与江南集团没有任何关系,江南集团根本不是我国商标法第41条规定的可以提出商标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及商标所有人。
    我国民法通则第36条规定:“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法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从法人成立时产生,到法人终止时消灭。”
江南机器厂1992年9月15日成立,2004年5月18日获湘潭市工商局工商年检,其主管部门为总兵。江南集团于2002年9月29日成立,企业性质为地方国有独资有限公司,2004年5月11日获得年检。依照上述民法通则的规定,两个企业为完全独立的法人,有不同的主管部门,依法具有独立的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应独立承担法律责任。不能李将桃代,混为一谈。
江南集团假借他人的名义,以前身为江南机器厂为幌子,主张权利,不符合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其争议申请书中所述事实、理由及证据与自己企业没有任何关联。
江南集团没有与长安集团共同在先使用奥拓商标,也没有共同申请注册该奥拓商标,因此,其所主张的商标共有,不属于原始取得方式上的商标共有。其所谓“共有拥有、共同开发、共同生产及大力宣传”是虚假的。其行为违反了我国民法通则诚实信用的基本法律原则和基本的商业道德。

    三、许可使用或在后使用不构成奥拓商标的继受共有
    为了加快技改和国产化步伐,1992年3月10日国家计划委员会《计国防(1992)242号》文件提出“该微型轿车(ALTO)与重庆四五六厂(长安机器制造厂)已生产近7万辆的铃木微型(长安牌)车有18%的通用件,40%的相似件”。“八五期间拟先集中力量对现有的四个微型轿车生产企业中基础较好的长安机器制造厂进行建设,形成年产5万辆的规模;其他三厂在原有微型车总装生产线上经过适当调整,进行SKD组装,八五中后期如市场情况良好,再从中择优选择一个厂进行改造。这样既可以解决弹药企业目前面临的经济困难,又比较稳妥,风险较小”。
    按照该文件要求“总装厂(长安集团)与三个总装点使用统一的长安主商标,在车的左后部分别使用长安——奥拓、江南奥拓、秦川——奥拓,车的右后部统一有ALTO标识,具体方案由长安厂统一设计。”1992年12月17日长安集团(原名长安机器制造厂)与江南机器厂签订了《长安奥拓轿车商标使用许可协议》,协议约定许可使用费为10/辆,甲方向乙方提供成套产品、技术资料,甲方收工本费及技术保护费,免收技术转让费。”
    该文件虽然规定,许可使用的主商标为“长安”,没有直接许可使用奥拓商标,但也没有完全排除。相反该文件在规定商标使用方式时,要求“在车左后部使用奥拓商标,右后使用ALTO标识。”同时,协议名称及协议序言总纲部分也言明“长安奥拓轿车商标使用许可”。因此,可以认为当时许可的次商标包含或暗含有奥拓商标,且此后江南机器厂等三家实际使用了长安集团在先使用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奥拓商标,故至少可以认定为彼此之间已形成事实上的奥拓商标许可使用法律关系。
按照《二八二厂(江南机器厂)上报文件》和《兵总规(1993)10号》文件、《湘经技(1992)136号》文件规定精神,江南机器厂于1993年1月28日经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批准了SKD奥拓车技改项目,并明文规定该“项目自1993年开工,两年建成”。从《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产销快迅》中汽车生产企业产销情况统计表看,从在长安集团的技术协作和帮助下,该厂产品1995年才面世销售,1996年前江南机器厂尚有“奥拓”汽车销售。自1997年开始,由江南汽车实业有限公司生产、销售“奥拓”车。2003年开始由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生产、销售“奥拓”车。
    经查湖南省湘潭市工商登记档案,汽车制造公司于2001年11月8日成立,2004年3月22日通过年检。
    即使长安集团当时没有明确地以书面方式将奥拓商标许可使用给江南机器厂,但在总兵的协调下,其在后实际使用奥拓商标,形成事实上的许可使用法律关系是不争的事实。在江南机器厂1995年微型车项目建成并在产品上使用奥拓商标之前,于1993年4月22日长安集团已经向国家商标局提交了奥拓商标注册申请,于1994年9月21日获得奥拓商标注册,已经获得了商标专有权。
又根据我国民法及商标法等法律规定,继受共有商标的产生是由于离婚、继承、分家析产、企业分立、拍卖、和解、法院裁决等合法方式产生的,江南机器厂对奥拓商标在后实际使用或被许可使用不构成继受共有商标产生的法定原因或理由。
江南集团“共有商标”之说,没有任何证据、事实支持,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江南机器厂一直未按协议约定支付长安集团商标许可使用费。2002年4月未经商标所有人长安集团许可,擅自将奥托商标以120万元作价入股,重组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从此汽车制造公司便大肆使用奥托商标,其涉嫌商标侵权行为至今仍在继续。长安集团迫于无奈,于2004年8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商标侵权为由起诉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四、长安集团的商标转让行为应予认可
    长安集团于1995年提出“奥拓”商标的注册申请之后,由于企业发展的需要,与江陵机器厂合并组建了长安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后改名为长安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长安机器制造厂于1995年注销,因此,江南集团提出长安集团“获准注册于1996年的争议商标已经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应该自动失效。”并推断出随后发生的转让行为更应无效。
由于长安集团在后一个奥拓商标处于申请过程之中,当时的《商标法》又未明确申请过程中的商标转让程序。因此,为使合并之后的企业能顺利享有“奥拓”商标的专用权,就预留了加盖原申请人章戳的申请文件。尽管在程序上存在一定问题,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并且,不管从何种角度讲,原长安机器制造厂虽然注销,但该企业享有的商标权并未随之消亡,从法律上看,原长安机器制造厂和原长安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乃至之后的长安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具有权利义务承接关系的事实是不容否认的。再者,“转让不当”不属于评审受案范围,与本案无关。

    五、不具有商标争议申请主体资格且超过法定时效期
    长安集团第706751号“奥拓”商标获准注册于1994年4月22日;第876763号“奥拓”商标获准注册于1996年10月7日,现已续展。按照《商标法》第41条之规定,江南集团注册商标争议申请已超出五年。
按照我国《商标法》第41条之规定,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使用人不受五年的限制。长安集团使用在先、注册在先,不存在恶意注册;同时,江南集团也不构成驰名商标使用人的条件,不是本案的利害关系人。江南集团根本不具备提出商标争议的主体资格,同时,也超过了法定的争议时效。
    因此,按照我国商标法的规定,江南集团提出的奥拓商标争议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应予驳回其评审申请。

 

内容导航

    • 鄂东商标专利网资讯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共有 位CH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